从另一个角度审视生命——简评《生命的重建》

    


       从另一个角度审视生命
                         

                       ——简评《生命的重建》

                      

                            徐广舟

   《生命的重建》是本什么书呢?网购这本书是因为书名吸引了我,书到手以后,看了看简介和目录,顺便翻阅了部分篇章,感觉人们对书的评价“言过其实”,所以,就把书撂下了。
    如同爱情的发生有时候并不取决于对象的条件,而是取决于遇见这个人的时机是否恰到好处;我们对一本书是否有感觉并不取决于书,而是取决于看书的机缘。比如,由于生病,我再次打开《生命的重建》就特别有感觉。我生病的原因是,为了“顾全大局”和“支持学校工作开展”。然后,我就以没有乐感的舞步和并不翩翩的舞姿,勉为其难地参加了一场美其名曰《盛世欢歌》的大型舞蹈节目排练,投入排练的态度我给自己打个75分不会觉得脸红,但由于从小缺失了音乐教育,完全没有乐感,所以我跳舞只能算作“滥竽充数”。
    依靠对动作的强化记忆和眼睛余光的扫描,彩排和正式演出,我还是跟上了节奏。所以,我说,我收获很多,特别是排练过程中脱脱换换,生了一场病,至今没有好利索:盛世欢歌了,我欢搁了。作为一个男人,感冒发烧过程中的难受,我就不好意思说了,这个谁都知道;最难受的是咳嗽,昨晚喝一杯白酒后,一直咳嗽,居然咳出了血丝,内心一阵不爽,虽然不会有“命不久矣”的恐慌,但持续的时间实在有点长。正是在生病期间,我再次打开《生命的重建》,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重逢一个曾经擦肩而过的聊友,有偶逢知己的欣慰。尼采那句话说得深得我心。
    
尼采说,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生命的重建》这本书就带有生命的血温和灵魂的关怀——“生命的血温”是其质,“灵魂的关怀”是其神。书的封页这样介绍作者,“露易丝的个人思想是在她痛苦的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她的童年在飘摇与穷困中度过,自幼父母离异,5岁时遭强暴,少年时代一直受到凌辱和虐待……1976年她的处女作《治愈你的身体》出版,奠定了她在这一领域的专家地位。不久,露易丝被确诊为癌症,她开始在自己身上实践整体康复的思想。6个月后,她摆脱了癌症,完全康复了”。这本书吸引我的地方是,作者是一个有过苦难遭遇的人——或许出于某种偏见——我认为一个生活十分顺遂的人一定无法走向深刻。我这里说的“顺遂”不仅是说世俗的指标,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指标——那些不可以眼见的痛苦和不幸,会使人的心灵加速地走向成熟。
    虽然不排除有很多人会笃信《生命的重建》所倡导的的信念并且身体力行,但在我看看来,这本书真正的价值不在于为我们提供一个成功的“人生样板”,而在于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使我们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生命。这本书至少可以在以下四个方面为我们惯常的生命状态带来冲击:
    一是思想是可以管理的,这一点非常了不起,我们的多数思想、情感和反应模式都是在我们不自觉的情况下选择的,“我们的想法和信念总能变成现实”作者说,“我们的潜意识接受我们所相信的一切。”我们从作者所倡导的这一理念出发,相信“思想是可以被改变的”,“我们有能力选择某些思想,也有权利拒绝某些思想”。露易丝的了不起在于,我们可以根据她的指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命状态,管理我们的思想,在我们的生活经历和我们的思想情感积淀之间建立一道过滤网:消极思想挡在网外,积极思想准入网内。写到这里,我想到美国心理学家埃利斯创建的情绪ABC理论,他认为激发事件A(activating event)只是引发情绪和行为后果C(consequence)的间接原因,而引起C的直接原因则是个体对激发事件A的认知和评价而产生的信念B(belief)。这两个人的理论,对我们管理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
    二是别人对待我们的模式是我们自己招来的,“他们身上那些你不喜欢的品质,可能正是你自身也有的品质”作者如是说,“如果你有一个爱批评人的,无法取悦的老板,那你应该检查自己。”对于作者的这种说法,我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方面,如果用于自我提高,这个观点有一定的新意,我们可以多从自己身上找寻原因用来进一步完善;但另一方面,这种说法带有诡辩的色彩,不能用来作为判断是非的终极标准。它只是告诉我们“可能如此”(其实这一点也很牵强),并不能说“一定如此”——并非我们所有的遭遇都可以在我们身上找到原因,天灾人祸,亡人无数,逝者多数情况下都是无辜的;我身上的不完善,并非别人攻击和批评的原因;旧中国的贫穷落后不是日本鬼子占我国土、屠我亿万同胞的原因。总之一句话:作者这个观点可以用来自修,不能用来判断。
    三是作者对疾病原因的解释很有新意, 全书的第14章提出观点,第15章是一个详细的“问题列表”,列出很多身体疾病的心理原因。从心理对人身体的反作用这一角度看,作者的理论很有道理,因为心理学上称之为“心因性疾病”,医学上称为“心因疾病”,属精神或心理因素引起的临床上表现为神经或神经系统为主的一组症候群,患者最大的特点是检查不出器质性变化,主观症状与客观体征不符。象肿瘤、结石类、乳腺增生、青光眼、高血压等种类的病多属心因性疾病。但是否可以据此推论出任何疾病都能找到心理上的根源?我无法解答这个问题,但我可以说一件小事来表明我的观点。我曾经参加过三级心理咨询师培训,并且顺利拿到了证书,正是在培训期间,我获得一个观念“药品都是安慰剂”,我曾对此深信不疑,平时感冒发烧抗一抗,不吃药,不打针,也能慢慢好,可是并非每一次都能用这种办法康复,比如,这次生病我先是感冒发烧,打一针,吃了药,烧才退。很显然,心理对人的身体有一定的影响,但不能把身体上所有的症状都还原到心理体验来解释。
    四是生命需要超越露易丝的苦难经历让我深深震惊,我震惊于一个人超越自己残破不堪生命的力量,“父母离异”“幼年遭强暴”“16岁未婚而育”“结婚14年后遭丈夫抛弃”。很多人面对这种遭遇会崩溃、抱怨、郁郁终生,可是作者没有,她超越了生命的苦难,超越了思想的牵绊,成为一个“最接近圣人的人”。虽然我可以对露易丝的说法提出不同的见解,可我非常佩服她这种超越的力量——这种力量值得我拜服。
    语文蜘蛛曰:重建自己的生命,我们需要借鉴,但不能复制,每个生命都是唯一的,没有任何一种抽象的方法能帮助所有的人都走向“伟大”,因为重建生命的力量之源在心中,不在身外:唯有突破对外在评判标准的依赖,我们才能真正实现心灵的自由。

      (2014年1月2日夜,于鄯善县第二中学教职工宿舍)


《从另一个角度审视生命——简评《生命的重建》》有1个想法

  1. 教育厅主管期刊,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备案,知网全文收录,社内直接征稿。
    咨询qq:366861001 联系电话:13041136186
    投稿邮箱:cnzazhibianjibu@126.com
    责任编辑:程耀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