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个梦



做了一个梦


                                          徐广舟


我看到一个老头,六七十岁模样,不知为何,我觉得他是庄子,一问还真是。

    “嗨!老头,你好!” 我上前打招呼,“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老小孩,一大把年纪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庄子摸摸我的额头,慢悠悠地问:“你不发烧吧?”

    “不发烧,体温正常,头脑清醒。” 我一本正经地说。

 

    庄:认真反思,一天三次。

    我:这是《论语》上的话,而且你还给改了。你那个年代,《论语》还没出生呢,别糊弄我。

 

    庄:好吧。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我:少来。这话不是你说的,剽窃别人的话,小心孟轲那老头找你打架。

 

    庄:好吧。上善若水,道法自然。

    我:这话是老子说的。也不是你的。

    庄:年轻人,要谦虚,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吗?再说了,你怎么能在我面前自称“老子”呢?

    我:你误会了。“老子”不是我,是我们后人对李大耳的尊称。

 

    庄:好吧。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行了吧?

    我:哈哈!这是释迦摩尼老头的,你怎么不脸红呢?

    庄:我的脸一直红扑扑的,红了你也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好烦呢,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想怎样?

 

    我:我想听真话。你能说你自己的东东吗?

    庄:我儿子东东啊,根本就没出生。你是怎么知道的?算了,不提了,怪伤心的。那你就记住三个字——逍遥游。

    我:你应该这样,伸出三个指头,不是四个。这三个字什么意思?

    庄:哎!你装了一肚子糟粕,难怪你理解不了。再有,“逍遥游”三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样吧,我来问,你来答。你叫什么名字?

    我:徐广舟。

    庄:徐者,缓也,须有耐心,切忌急躁;广者,博也,不困于情,不囿于事;做到这两点,自可“心若不系之舟”。这就是——逍遥游。

 

    我:咦?老头,你咋换风格了?你不是喜欢讲故事吗?你咋……

    庄:哈哈!其理虽一,传播之道,须因人而异。你呆气太重,故事讲深了,怕你听不懂。

    我:好吧。老头,我现在是在梦里给你说话,你看天快亮了,我就要醒了。拜拜!

    庄:你应该先跟我说“三克油”,再说“拜拜”,当然,顺便说声“狗头猫拧”,我会很欣慰。

    我:三克油我要麻汁,我要醒了。拜拜!

    庄:等等。还有一句忠告,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对,不是这句,要“认真入户交友,走好群众路线”。

    我:……

   

    然后,我吓醒了,不对,累醒了。

    “起床!”我对自己说。

 

   2014.3.29 早晨,于鄯善二中教职工宿舍404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