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娥的糊涂婆婆

 


 


                                 徐广舟


 


   窦娥悲剧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课堂上与学生探讨的时候,也遵从了一般性的结论:根本原因是无赖恶棍横行乡里、贪官污吏草菅人命的黑暗现实。得出结论以后,我又引导学生去思考卡夫卡的那句话“有罪的不是罪恶本身,而是产生罪恶的社会土壤”,学生真正从对赛卢医、张驴儿父子及贪官梼杌等感性批判上升到对社会现实的理性认识。随后,有个学生问我:“罪恶的土壤是怎么形成的?”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每个人都是这个罪恶的组成部分,面对可能发生的恶行,我们每个人都无路可逃,都沦为潜在的受害者。面对恶行,最可怕的不是坏人的作恶而是好人的沉默。所以,如果你对现实有不满,与其抱怨批判这块土壤,不如下定决心去改良它。从自身做起,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学生们点头,沉思。



    其实,窦娥的悲剧还有一个并不起眼的因素,论者鲜有提及。那就是窦娥的婆婆,她做事有三点显得非常糊涂:一是暴露重要信息,二是言而后忘,三是收留陌生人。先看两个课文选段:



     1.(张驴儿父子救下蔡婆婆之后)孛老云〕兀那婆婆,你是那里人氏?姓甚名谁?因甚着这个人将你勒死?〔卜儿云〕老身姓蔡,在城人氏,止有个寡媳妇儿,相守过日。因为赛卢医少我二十两银子,今日与他取讨;谁想他赚我到无人去处,要勒死我,赖这银子。若不是遇着老的和哥哥呵,那得老身性命来!
    2.(蔡婆婆到家后被窦娥埋怨,对窦娥说)
我也曾说道:待我到家,多将些钱物酬谢你救命之恩。不知他怎生知道我家里有个媳妇儿,道我婆媳妇又没老公,他爷儿两个又没老婆,正是天缘天对。若不随顺他,依旧要勒死我。那时节我就慌张了,莫说自己许了他,连你也许了他。儿也,这也是出于无奈。〔正旦云〕婆婆,你听我说波。



    在分析之前,需要声明一点:我所做的分析是从现实的角度去考虑,不考虑这些细节对剧情发展的推动作用。第一个选段中蔡婆婆自报家门的时候说,“老身姓蔡,在城人氏,止有个寡媳妇儿,相守过日”,然后又讲了事情的原委。可是这里面止有个寡媳妇儿,相守过日 这个信息是不必提的,正是这个信息才引起张驴儿“不若你要这婆婆,我要他媳妇儿,何等两便”的荒唐打算,同时开始露出无赖的嘴脸。



    另外,
“因为赛卢医少我二十两银子,今日与他取讨”这个信息也可以笼统地说成“几两银子”,所谓“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不可不防啊。二十两银子在当时是一笔不少的钱财。若非蔡婆婆遇人不淑,“寡媳妇儿”“二十两银子”等都是无用信息,都是不必告知“救命恩人”的。可是面对一对无赖父子,“说着无心,听着有意”,蔡婆婆被赖上了。对张驴儿而言,生殖的冲动显然要大于对钱的贪婪,所以他只记得“他家还有个媳妇哩”。假设没有“寡媳妇儿”这个信息,恐怕张驴儿会惦记上20两银子了及其隐含的信息“这婆婆很有钱”,并进而借“救命之恩”的由头敲诈一把。这是蔡婆婆的糊涂例证之一。 


    蔡婆婆糊涂还有一点明证,选段2中“不知他怎生知道我家里有个媳妇儿,道我婆媳妇又没老公,他爷儿两个又没老婆,正是天缘天对”,真的“不知怎生知道”?是你亲口告诉人家的呀。


    其实,蔡婆婆最糊涂的一点是把一对无赖带回家,暴露自己的行止;并且还收留了他们,为寡居的婆媳带来人身和钱财的隐患。寡妇门前是非多,正像窦娥说的“婆婆也,我这寡妇人家,凡事也要避些嫌疑,怎好收留那张驴儿父子?非亲非眷,一家儿住,岂不闻外人谈议?”

 

    当然,无论蔡婆婆多糊涂,她都不应该为窦娥的冤情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张驴儿的父亲也是一个枉死之人,他身上有恶,但不足以灭身,真正的恶棍是张驴儿。但纵观全剧,我们说蔡婆婆的糊涂确实是悲剧形成的诱因。就像萨拉热窝事件,奥匈帝国皇储费迪南大公夫妇被塞尔维亚青年枪杀不过是一个外交事件,却为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提供了借口。



       (2015年3月30日草于于腾飞班办公室,4月7日修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