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皇帝的统治术——《过秦论》片段赏析


                      徐广舟

【原文】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赏析】 这一段话具有非常丰富的内涵,先是整体上概括秦王赢政的功业“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随后分别从社会管理、军事国防、政治文化等几个方面对国家进行全方位的统治。
    首先,社会管理方面。
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向南扩张,通过军事手段获取百越之地,在对之前行政区划经验损益的基础上,对国家采用郡县制进行管理。达到了“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的效果。有资料表明,至少“县”是在秦始皇时创建的。这就克服了分封制容易形成割据势力的弊端,在当时这是相当英明又有效的举措。但在另一方面,秦始皇却表现的相当短见,或许它不是认识不到老百姓的力量,而是因为太过敏了,所以,聚天下之兵器于咸阳,铸造成十二金人。在社会管理上,收缴战争兵器无可厚非,如果当下的中国也允许私人携带枪支,社会恐怕就不会如此安定;美国就是我们的镜子。可是,秦始皇不曾想到,除了铜家伙,木棒也可以杀人。
    其次,军事国防方面。
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在国防上,攻防兼备,在北面修筑长城,构成从无先例的国防体系,这在冷兵器时代无疑是一大创举;同时,军事打击匈奴,使之“却七百余里”。从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国家周边环境终于得到安定。除了利用人力建造长城,他还“践华为城,因河为池”,利用自然条件加强国防建设
    再次,政治文化方面。其实,“焚书坑儒”说是政治手段更确切,“焚书”表面上是文化政策,其实只是手段,是通过文化手段达到“愚黔首”的政治目的;而“坑儒”更加残忍,通过毁掉人的生命,造成恐怖氛围,达到禁言(统一思想)的目的。可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可惜秦始皇未能借鉴这点历史教训。历史具有惊人的相似性,不断循环,重复上演,我说的是清朝的文字狱,还有,文化大革命。
    最后,为了社会稳定,在管理层面上,秦始皇还采取了“
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的监控手段。秦始皇忽略了一点,马上得天下容易,下马治天下很难,何况他在马上根本不舍得(或者说不敢)下来。最终的结果只能是“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就节选的文段而言,始皇帝的统治术整体上来说,弊少利多,但为什么就是秦始皇时代为大秦帝国灭亡埋下了伏笔?“大军之后,必有凶年”,秦帝国建立以后,老百姓需要休养生息,但始皇帝对百姓缺少怀柔的政策,老百姓无法安居乐业。这恐怕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相对而言,汉初统治者就聪明多了,采用黄老之术,让老百姓富起来了,只有藏富于民,国家才会获得真正的稳定。无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是朝鲜战争,都能证明这样一个结论:国家最坚固的国防是人民,最强大的力量是人心。
    
国家的内忧外患表面上都消除了,秦始皇做了一个“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的美梦,在梦中一个“民心向背决定政权存亡”的历史周期律正向坚固的大秦帝国看过来。

                (2015年3月27日  草于腾飞班办公室,修改于暂寄斋) 



窦娥的糊涂婆婆

 


 


                                 徐广舟


 


   窦娥悲剧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课堂上与学生探讨的时候,也遵从了一般性的结论:根本原因是无赖恶棍横行乡里、贪官污吏草菅人命的黑暗现实。得出结论以后,我又引导学生去思考卡夫卡的那句话“有罪的不是罪恶本身,而是产生罪恶的社会土壤”,学生真正从对赛卢医、张驴儿父子及贪官梼杌等感性批判上升到对社会现实的理性认识。随后,有个学生问我:“罪恶的土壤是怎么形成的?”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每个人都是这个罪恶的组成部分,面对可能发生的恶行,我们每个人都无路可逃,都沦为潜在的受害者。面对恶行,最可怕的不是坏人的作恶而是好人的沉默。所以,如果你对现实有不满,与其抱怨批判这块土壤,不如下定决心去改良它。从自身做起,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学生们点头,沉思。



    其实,窦娥的悲剧还有一个并不起眼的因素,论者鲜有提及。那就是窦娥的婆婆,她做事有三点显得非常糊涂:一是暴露重要信息,二是言而后忘,三是收留陌生人。先看两个课文选段:



     1.(张驴儿父子救下蔡婆婆之后)孛老云〕兀那婆婆,你是那里人氏?姓甚名谁?因甚着这个人将你勒死?〔卜儿云〕老身姓蔡,在城人氏,止有个寡媳妇儿,相守过日。因为赛卢医少我二十两银子,今日与他取讨;谁想他赚我到无人去处,要勒死我,赖这银子。若不是遇着老的和哥哥呵,那得老身性命来!
    2.(蔡婆婆到家后被窦娥埋怨,对窦娥说)
我也曾说道:待我到家,多将些钱物酬谢你救命之恩。不知他怎生知道我家里有个媳妇儿,道我婆媳妇又没老公,他爷儿两个又没老婆,正是天缘天对。若不随顺他,依旧要勒死我。那时节我就慌张了,莫说自己许了他,连你也许了他。儿也,这也是出于无奈。〔正旦云〕婆婆,你听我说波。



    在分析之前,需要声明一点:我所做的分析是从现实的角度去考虑,不考虑这些细节对剧情发展的推动作用。第一个选段中蔡婆婆自报家门的时候说,“老身姓蔡,在城人氏,止有个寡媳妇儿,相守过日”,然后又讲了事情的原委。可是这里面止有个寡媳妇儿,相守过日 这个信息是不必提的,正是这个信息才引起张驴儿“不若你要这婆婆,我要他媳妇儿,何等两便”的荒唐打算,同时开始露出无赖的嘴脸。



    另外,
“因为赛卢医少我二十两银子,今日与他取讨”这个信息也可以笼统地说成“几两银子”,所谓“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不可不防啊。二十两银子在当时是一笔不少的钱财。若非蔡婆婆遇人不淑,“寡媳妇儿”“二十两银子”等都是无用信息,都是不必告知“救命恩人”的。可是面对一对无赖父子,“说着无心,听着有意”,蔡婆婆被赖上了。对张驴儿而言,生殖的冲动显然要大于对钱的贪婪,所以他只记得“他家还有个媳妇哩”。假设没有“寡媳妇儿”这个信息,恐怕张驴儿会惦记上20两银子了及其隐含的信息“这婆婆很有钱”,并进而借“救命之恩”的由头敲诈一把。这是蔡婆婆的糊涂例证之一。 


    蔡婆婆糊涂还有一点明证,选段2中“不知他怎生知道我家里有个媳妇儿,道我婆媳妇又没老公,他爷儿两个又没老婆,正是天缘天对”,真的“不知怎生知道”?是你亲口告诉人家的呀。


    其实,蔡婆婆最糊涂的一点是把一对无赖带回家,暴露自己的行止;并且还收留了他们,为寡居的婆媳带来人身和钱财的隐患。寡妇门前是非多,正像窦娥说的“婆婆也,我这寡妇人家,凡事也要避些嫌疑,怎好收留那张驴儿父子?非亲非眷,一家儿住,岂不闻外人谈议?”

 

    当然,无论蔡婆婆多糊涂,她都不应该为窦娥的冤情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张驴儿的父亲也是一个枉死之人,他身上有恶,但不足以灭身,真正的恶棍是张驴儿。但纵观全剧,我们说蔡婆婆的糊涂确实是悲剧形成的诱因。就像萨拉热窝事件,奥匈帝国皇储费迪南大公夫妇被塞尔维亚青年枪杀不过是一个外交事件,却为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提供了借口。



       (2015年3月30日草于于腾飞班办公室,4月7日修改)

巧用细节教育学生——从“这次放不放辣子”说起

                  

        巧用细节教育学生

                    

                   ——从“这次放不放辣子”说起

 

                徐广舟

 

   今天早晨起了个大早,到冯龙牛肉面馆去吃早饭,天还早,人不太多。一进门,扑面而来的就是牛肉面好闻的气味。我选一个靠门的座位坐下,服务员(很想亲切地用“店小二”,但怕不够尊重)麻利地擦完桌子,把水倒上,笑着问我:“这次放不放辣子?”我立刻被这句话击中了,我想:就这么简单的一问,就值得我步行一公里来吃碗牛肉面。我忙说:“不加。谢谢!”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到过这个饭馆吃面了,原因有三:一是从去年9月份回到学校以后,我忙着提高业务,很少有心情步行去个远点的饭馆吃饭;二是我对吃饭不甚上心,填饱肚子即可,不挑食;三是这家饭馆生意好,饭点上人很多。今天,我才算真的明白了这样一个简陋的小饭馆生意那么好的原因。
   先从语言本身来说,“这次加不加辣子”这句话的妙处有三:一是“这次”二字很贴心,其潜台词或者说完整的表达是“我知道你之前有时候加有时候不加,这次呢”;二是“加不加”是在征求顾客的意思,这是“顾客即上帝”经营理念的示现;三是问的是“辣子”不是醋等别的调料,是在告知我“桌子上有辣子,但牛肉面刚出锅的时候加上比端过来再加味道好些”。
   从心理学角度看,除了语言,除了我主观上比较敏感外,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是只在这个小饭馆才能感受到的,我称之为“关注”。“这次加不加辣子”是在告诉我:我很关注你的需要,而且我也了解你的口味;虽然你有阵子没来了,但我依然记得你;我很期待你的光临,如果有空,常来。
   写到这里,这篇文章该转向了,有两个方向供我选择:一个方向,文章写完以后适合在《读者》等杂志上发表,给人提供点心灵鸡汤,方法是:用更多的世界著名饭店、宾馆等的贴心服务来印证好的细节如何让顾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并进一步强调细节的重要性;另一个方向,文章写完以后适合在“中华语文网”及相关杂志上发表,或许还会被推荐为“今日头条”或者是“推荐博文”什么的,我相信编辑如果真的耐心看完全文,并且看到此处会心一笑的话,他(她)一定会这么做,这个方向是从我的语文教师身份来行文,方法是:从教学实践出发,说明细节对学生的教育作用,并进而强调教师要用心去打造细节。我选择后者。
   细节,特别是语言细节,不仅是在做生意上有妙用,在教育教学上更是如此,因此,作为教师,我一定要牢记“好言三冬暖,恶语六月寒”的古训。最近一个月,批改学生周记,有两个细节给我很深的印象:一个细节是,有个自卑的小女孩上初中的时候,有次心理课,老师让她站在黑板前面,让其余的学生说她身上的优点,居然写了满满一黑板,这个孩子每逢想到这件事心理都是温暖的“我原来有这么多优点”的观念一直在促使她克服学习和生活上的困难,不断地走向坚强和优秀;另一个细节也是一个女孩子写的,她上初中的时候,班主任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这“女强人”带领全班向全校证明了“我们的优秀
”,但有一次“女强人”在班里说“如果你们在大街上见到我不说话,我就会装看不见你们”,这句话让女孩子耿耿于怀,对班主任“一直很感谢”但“很不喜欢”。
   第一个细节是充满正能量的,心理咨询老师帮助一个自卑的孩子找到了自信,“拯救一个人,即拯救全世界”(出自电影《辛德勒名单》),现在“幸福感”成了一个网络热词,作为老师还有比帮助孩子成长更有幸福感的事情吗?第二个细节是一句话,我在这里写出来绝对没有批判老师的意思,因为学生并没有把老师说那句话的背景写出来,她只记住了那句话,并表示对老师的“不喜欢”,或许这是因为孩子的年少不羁。我写出来的目的只是用来自我警示:对于孩子而言,我讲的道理,其实他们“都懂”,他们感受更多的是说话的方式和语气,这比内容更重要;我们说了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学生感受到了什么。
   我能想到的,对我而言,重要的细节包括:语言(语气、抑扬顿挫等),态度,方式,举手投足,眼神。
   为了让我的言说符合“辩证法”,我还要补充说一句,一方面我要承认细节在师生关系中的重要作用,以及艺术地运用细节来“育人”的必要性;另一方面,我也不能谨小慎微,被细节的风沙迷住眼睛,丧失对职业和课堂的整体规划。直到现在我依然坚信,那些讲述生活中的某件事影响人一生的小故事是不足为训的,就我的成长经验而言,我的所有经历都在慢慢整合,组成我完整的一生,有很多事让我更新了观念,但没有哪件事足够重要到影响我的一生,或者说没有任何一件事无关紧要到不对我的人生产生些许影响。
   语文蜘蛛曰:成功学上讲“细节决定成败”是有道理的,但如果动态地看待“成败”,很多细节仅仅决定了成败的第一步,而不是全部。——为人师者,不可不慎也!

   (2013年12月1日于鄯善县第二中学党建办)  

我用《诫子书》来“惩罚”学生

 


 


 


我用《诫子书》来“惩罚”学生


  


                      徐广舟


 


   很多时候,出于职业本能和思维惯性,我们会把犯错误的学生叫到办公室,乘着他(她)带给自己的不良情绪,重复一下事情的经过,并借此机会把来人骂一顿。当然,这样做是必要的,对多数学生来说也是有效的。但“有效”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的责备,多大程度上是因为学生的自我反思与醒悟?在我看来,对高中生而言,真正起作用的是后者。最近,我对几个学生进行了一次“和颜悦色”的惩罚。
                  


                  11月17日


   我在高二·七班看晚自习。这个班是有七班、四班和八班的住校生组成的。刚开始,班里有点乱,过上几分钟,就静下来了。学生安静地上自习,我坐在前面写教案,写上一阵子我会抬头看看学生的状态。我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在认真地学习,讨论问题把声音压得极低;同时,我也发现有几个小脑袋,盯着一个地方目不转睛——直觉告诉我他们在玩手机。我站起来在巡视一圈,有几个机灵的早早把手机放起来了,有一个看小说的很投入(后文用小A代替),我收掉了他手机。然后,我坐回座位继续写教案。这个晚上,我转了三圈,收掉三个手机(主人分别用小A、小B、小C代替),小C手机到手以后,我被气笑了,学生也抬起头来看着我笑。我抬起手,摇晃着手机对学生说:“上我的晚自习,不要有风吹草动,我学过心理学,一只眼睛都能看到你在干什么。”学生听了大笑,学习的疲累都消失了。
                         


                 11月18日



   同样的事居然发生在第二天的高二·四班的课堂上,我正给学生讲解甲骨文被发现的背景和发现的过程,突然停下来对一个学生说:“XXX,把手机交上来。”(下文用小D代替)
   小D说:“我没玩。”
   我说:“快点,别耽误时间。我都看见了。”
   这时,我听到有学生说:“徐老师会读心术。”
   小D不好意思,拿着手机往讲台走。我没看他,继续讲课。
   我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四个手机被收的孩子一起来找我。各说各的理由,有的还信誓旦旦保证没有下次。我笑着说:“你们说什么我都信。我下一节还有课,这样吧,下午第二节课课间时间长,你们再来,我再处理。”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惩罚”他们:狠狠训他们一顿,不符合我的个性;直接还手机,也太“便宜”他们了。
   这几个孩子中有三个是男生,看眼神就知道不是那种很笨的学生,所以不需要给他们讲什么道理或者告诉他们不该做什么,只是他们心气太浮躁了,引导他们正视自己的不足是我要做的。此时,我想到了诸葛亮的《诫子书》,要锻炼他们的耐心须两方面着手:一是让他们多跑几趟,劳其筋骨,延迟满足;二是让他们背诵和生发《诫子书》,苦其心志,启发性灵。
                          


                   11月19日



   上午第二节课课间,小A、小B和小D来找我。我对他们说:“我先给你们解释一下,昨天下午我有点事情,没在办公室。现在我把要求给你们说一下,回去把诸葛亮的《诫子书》背诵一下,要会解释。”
   小A说:“老师,昨天下午我们都快跑断腿了,也没找见你。”
   小B说:“从来没听说过《诫子书》,太难了吧?”
   “不难,”我说,“不连题目一共只有86个字。”
   他们笑了,表示下午就来背给我听。 


   下午,小A、小B来到我办公室,小A背完《诫子书》以后,我问:“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什么意思?
   小A反问我:“还要背诵意思吗?”
   “你自己看着办,你可以选择不背。”
   然后,我对小B说:“来,该你了。”
   小B说:“老师,我也是只会背诵内容,不会背诵意思。”
   我说:“你们太急了,意思都不懂,怎么好意思来找我?都回去吧,回去好好理解,准备好了再来找我。”  
                          


                    11月20日



   第二天,小A、小B和小D又到了我的办公室。
   “老师,这一次,我们都背会了,连内容带意思。” 刚见面小A就用自豪地语气对我说——好像在领奖,而不是在接受惩罚。
   我一看是三个人,就对小D说:“你下午再来,今天上午是他们两个。”他走了之后,我对小A说:“先背诵,我再提问。”
   等他背诵完了,我问:“这篇短文中最能体现‘志当存高远’的是那一句?”
   “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我问小B:“你说是哪一句?”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不对,应该是‘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我说,“你们回去吧,准备好了再来。不能经不起询问。”


   下午,小D来到我办公室,我正在改作业。我停下来,对他说:“先背一遍,说说这篇文章从哪几个方面来论述的。”
   背诵完毕,小D说:“主要从静、俭、志、学、珍惜时间。”
   我说:“‘静’和‘俭’是一个层面,是方法和途径;‘志’和‘学’是一个层面,是目的和结果。不能混在一起说,你还没有理解透彻,回去吧,准备好了再来。”
                        


                    11月21日



   一连几天这样“折腾”他们,慢慢见效了,他们见了面不再说要手机的事了,背诵《诫子书》由获取手机的“手段”变成了找我的“目的”。今天和他们见面,我决定不从文章细枝末节上去提问他们,而是让他们结合这次手机被收的经过和自己心里的变化来谈谈《诫子书》。
    小A说:“玩手机是因为太浮躁了,学习要有宁静的内心,不能心浮气躁。”
    我把手机递给他说:“是的,对待学习要有点耐心,还得要分清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他拿着手机说声“谢谢”走了。
    小B说:“玩手机影响学习,学习要有目标,不断扩大知识面,为将来做准备。”
    我把手机递给他说:“扩大知识面需要时间,要珍惜,别荒废大好年华。”
    小D说:“要把学习和道德修养并重,上课玩手机是修养不足的表现,对老师不够尊重。”
    我把手机递给他说:“‘俭以养德’中‘俭’不光是说物质上要节约,也要节约自己的心思,不能一边学习一边玩。”


   四个手机还给学生3个了,小C什么时候来要,我就不得而知了,从我要求他们背诵《诫子书》,她一次也没有找过我,她是一个性格沉默,略有拘谨的孩子。具体该怎么办只能等视情况而定了。
    这件事我还可以从更高的角度去思考,如:如何杜绝学生带手机进课堂?但就目前情况和我能力所及,我只能从组织教学的“战术层面”去引导学生在课堂上远离手机,无法从学校管理的“战略层面”去思考这个问题。



   语文蜘蛛曰:惩罚是促进学生的成长的手段,决不能在职业本能的驱使下转变为目的,更要小心的是,不能让惩罚成为自己愤怒情绪的舒缓器。


         


 


     (2013.11.21 夜于县二中教职工宿舍404室)


 


 

孩子,你可以提出异议

                     孩子,你可以提出异议            徐广舟    不知是哪位语文前辈说的教师要“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我越来越感觉到这句话对老师的学识和灵性是极大的考验,特别是对灵性的考验,我们把老师的合宜的反应过程叫做课堂机智。乌申斯指出,不论教育者怎样地研究了教育理论,如果他不具备教育机智,他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教育工作者。马卡连科说,教育的技巧在于随便应变。
    那么,什么样的学生会促进我教育机智的形成?我想应该是有不同看法并且敢于表达的学生。这样的学生聪明,思维活跃,乐于表现。高二四班的学生在我的课堂上就是这样一群孩子。我对他们说过,孩子,你可以有异议。我这么说,原因是我一直试图和学生共赢(教学相长),从两方面说:一是我希望我的思维受到学生的挑战,促使我生成新质的认识;二是我希望学生学会思考,有个人见解,而不仅仅记下我所说的“标准答案”。
   昨天在高二四班讲语音方面的练习题,我把孟姜女庙上的对联抄在了黑板上,让学生试着去读。其词曰:(上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下联)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学生思考了以后,有几个人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但都不是标准答案。
     师:这两句标准的读法是:hǎi shuǐ cháo,zhāo zhāo cháo,zhāo cháo zhāo luò; fú yún zhǎng,cháng cháng zhǎng,cháng zhǎng cháng xiāo。 
     生:(很激动,他极力维护自己的观点)老师,我有不同看法我认为应该这么读:
  hǎi shuǐ zhāo zhāo  cháo,zhāo  cháo,zhāo zhāo luò
其他学生:太牵强了,不好!
     师:我们安静一下,听他把话说完,看他能不能解释通。
     生:海水每天早晨涨潮,早晨涨潮,每天又落潮。中间反复一下,这也是古诗词常用的手法。
     师:(抑扬顿挫地)海水每天早晨涨潮,(声音放低)早晨涨潮,(抬高声音)天天早晨落潮。
其他学生:(哈哈大笑之后)中间没必要重复。
     师:(笑着)涨了两次,落了一次,那一次跑哪去了?
     生:(有点不好意思)那只是反复的手法,不能量化。
     师:嗯。是的。古诗词,现代诗文确实常用反复的手法来形成美好的语言节奏,大家品味一下我当才读的节奏,这是一种散文的节奏“zhāo zhāo  cháo”到“ zhāo  cháo”语气不是加强了,而是减弱了;而且,这样去强调,整联就会失重,就像一个人把脖子伸了很长,然后,一头栽下去了。不如标准答案好! 
    听完我的解释,那个孩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可能他还没有思考清楚,或者还没有感受彻底。不管怎么样,这个过程,无论对学生还是对我而言都是很好的“思维训练”。
    语文蜘蛛曰:有人翻译马克思的座右铭“思考一切”为“怀疑一切”,虽然前者是通行的说法,但我更加认同“怀疑一切”的说法,因为怀疑是思考的前奏,是革命动力的来源。授业之时,有学子质疑,吾当笑而纳之,不亦快哉! 

语文必修教材中两个不起眼的细节辨析

  语文教材中两个不起眼的细节辨析                                 徐广舟   “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是朱光潜先生在《咬文嚼字》中倡导的精神 ,这是一个做学问的状态,可由于我常常怀疑一切,对自己选择的东西非常谨慎。因此,我很担心如果不假思索地去接受朱先生的教诲,我会变成一个吹毛求疵的人,这是做学问和生活的边界:生活需要宽容,不能过于认真;读书则需要谨严,必须一字不放松。
    近两天
学生期中考试,我整合一下过往教学过程的得失,还仔细考虑了一些平时来不及细细考虑,没有形成文字的思维碎片。现从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中的两个不起眼的细节说起:
    一是必修3的《致同学们》最后一段有这么一句话“四个单元分别是:人物与环境(小说一),感受和共鸣(唐宋诗),质疑解难(古代议论散文),启迪与想象(科普科幻作品)”。这句话中“感受和共鸣(唐宋诗)”是有问题的,因为第二单元内容分别是《蜀道难》(李白作品)《杜甫诗三首》(杜甫作品)《琵琶行(并序)》(白居易作品)《李商隐诗两首》(李商隐作品)。这一单元只有“唐诗”,没有“宋诗”,故括号内的备注应该是“唐诗”。
     同样的不准确也出现在必修4的《致同学们》 最后一段,“情思与意境(宋元词曲)”括号内的“宋元词曲”也不准确,因为第二单元的内容分别为《柳永词两首》《苏轼词两首》《辛弃疾词两首》《李清照词两首》,只有“宋词”,没有“元曲”,准确的备注是“宋词”。顺便说一句,把《李清照词两首》放在《辛弃疾词两首》之前更合适,因为李清照经历了“靖康之乱”,是北宋词到南宋词的过渡性人物,而辛弃疾则是纯粹的南宋词人;如果调整到《辛弃疾词两首》之前,整个单元恰恰是按年代安排的。
   以上两点算是同一类的问题,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两个不准确之处在单元前的引言中并未出现,分别是“这个单元学习唐代诗歌”“这个单元学习宋词”。由此可知,《致同学们》和单元引言非出自一人之手。
    二是必修5《致同学们》中“概括和归纳(自然科学论文)”括号内的备注和第四单元的引言是一致的。不过,我还有疑问,《作为生物的社会》属生物学,《宇宙的未来》属物理学,两者都是自然科学论文,我没有异议;但梁思成的《中国建筑的特征》也归类为自然科学论文,我觉得值得商榷。
    一般来说,自然科学是研究自然界的物质形态、结构、性质和运动规律的科学,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基础科学和天文学、气象学、农学、医学、材料学等实用科学。很显然,《中国建筑的特征》不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和自然科学相对的是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是研究社会现象和社会规律的科学。《中国建筑的特征》归类为社会科学,很显然也不合适。当然也不属于社会科学的范畴。
    那么,《中国建筑的特征》究竟是什么样的论文? 想到中学时代学习地理时,景观分为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我豁然开朗,中国古代建筑属于人文景观,因此,《中国建筑的特征》应该是人文学科方面的论文。
   一般认为,人文学科的主干可以现成地用人们常说的文史哲来指称,或者再加上艺术。较广义的“人文学科”则还可以包括诸如现代语言和古典语言、语言学、考古学、乃至含有人道主义内容并运用人道主义的方法进行研究的社会科学。
    因此,《中国建筑的特征》不属于自然学科,也不属于社会科学,属于人文学科的范畴。因此,我认为必修5《致同学们》中“概括和归纳(自然科学论文)”括号内的备注和第四单元的引言“这个单元学习自然科学小论文”应该改为“自然科学论文”为“科学论文”。

   语文蜘蛛曰:生活和工作相得益彰固然好,但如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们就需要警惕,在二者之间建立一个边界,不能把工作带回家,不把生活中的情绪带到工作中来。一言以蔽之:生活中不能像做学问那么较真,生活需要圆融;做学问不能想生活那么世俗,做学问需要清高和超然。

育人要注意细节:面批作文过程中的一次不当问话

 


 


育人要注意细节


             


             ——记面批作文过程中的一次不当问话


 


                     徐广舟


 


    面批周记是对我的一个挑战,每个课间改上个一两本,到昨天下午还剩七八本,正好高二四班2节语文课被计算机考试占去1.5节,剩了不到20分钟,我安排别的学生上自习,然后继续面批剩余的七八本周记。
    有个孩子在周记当中写了一件事,别人说她的的母亲丑,她很伤心,我看到这个细节也有些上火,就问她:“你亲身经历的,还是从哪里看到的?”
    她没有说话。
    我继续批改,我发现整篇文章很有感情,读来令人动容。
    我指着刚才的细节,又问了一遍:“当时你为什么忍了?这个细节是真实的,还是你看到的?”
    这孩子有点生气地说:“真实的呀!” 
    这时我意识到我的问话多么不当,忙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面批完周记,我在办公桌前坐了一会,因为这次不当的问话,心情很久不能平静。
    我的问话不当之处在于:
一是辜负了学生的信任,写出难堪的细节本身就是对老师的信任,我的问话让学生感觉到老师不信任自己;二是作文中的细节受辱的是母亲,而我的问话显然会让人不舒服;三是或许学生早已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愧,而我问她为什么当时没反应岂不是让学生更难堪?其实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早就知道人生有很多的不得已,为什么还要有这么愚蠢的“责问”?


    成功学上说细节决定成败,在我的从教生涯,我有过多少次类似的细节被我忽视了?
    这么一想,才知道自己的从教生涯和生活中缺少了很多的悔、悟、觉……
    人生难得糊涂,连马克思都说过最可以原谅的别人的弱点是轻信。其实有很多时候,我完全没必要那么“聪明”,非得把看到的、想到的事情说出来。

 

 

和一个初中孩子谈读书——了解孩子的阅读兴趣引导孩子阅读

                   


                                     


          和一个初中孩子谈读书


                                         ——了解孩子的阅读兴趣引导孩子阅读


                               徐广舟


   受同事所托,我答应给一个初中的孩子补习作文。同事告诉我这个孩子喜欢读玄幻类的书,不管喜欢读哪类书,只要是喜欢读书,我对提高其作文水平就有信心。读玄幻也是读书,但显然需要引导。
   今天见到了那个孩子,女孩,很文静。我问:
   “现在在看什么书?”
   “《诗经》。”
   “来,背一首我听听。”
   “我才刚开始看……”
   “为什选择这本书?”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这首诗写的特别柔美,然后我百度了一下,知道这首诗出自《诗经》,就让家人给我买了。”   
   “还读过什么书?”
   “《呼啸山庄》《爱的教育》《童年》《悲伤逆流成河》《大地之灯》……”
   
   短暂的交谈,我了解到这孩子读书还没有掌握方法,比如,他说不出《呼啸山庄》《爱的教育》等书的作者和主人公;不过,我对这个孩子刮目相看,除了《悲伤逆流成河》带有初中生特有的阅读取向,其他的书都是可以超越岁月的,因为这些书都特别有品味。一个爱书的孩子,其心灵成长的过程是深厚而缓慢的,急不得,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足够的时间,她一定会给人惊喜。
   问完孩子话,我给她讲些读书的常识,比如拿到一本书要仔细看书的名字、作者、出版社、前言、后记和目录;读一本小说,要知道里面的主人公是谁,能复述最精彩的情节;如果有必要,比如,读了四五本书,或者七八本,有那么一本特别喜欢,就可以做点读书笔记,写点感悟,这个不强求,想写的时候再写。
   虽然我也常拿“不动笔墨不读书”来要求自己,事实上,多数情况下我是不写读书笔记的,也很少写读后感;刚开始阅读的时候,如果真的有人要求我读完一本书写一篇千字文,我一定会皱眉头,并且厌倦读书。这么多年,除了学业必须要完成的作业之外,我写了很多东西,大学的时候写过诗歌、散文,还发表了一些;大学毕业之后,在写作方面我也没有荒废,教学心得、日常生活、交友郊游都可以入文。
   由己及人,所以,我并不要求她写读书笔记,或者写读后感,因为只要真心热爱读书,提起笔写东西是早晚的事情,这件事可以交给岁月,不能人为地拔苗助长。我给她提的要求是写日记,每天都写,长短不限,但要坚持,她点点头表示答应。
   写到这里,我思考一个问题:如何了解孩子的阅读兴趣,引导学生读书?


         (2013.10.22   于鄯善县第二中学办公楼312室)

说不出的《说“木叶”》

            说不出的《说“木叶”》                               徐广舟   记得去年在讲到《说“木叶”》这一课时,我用了多媒体,学生看图片也很投入,做课堂小结的时候,随机找了几个学生概括一下作者的观点,学生竟然说不出来,我把这种学习结果叫做“不入心”。
   今天又讲到这一课,用了两个课时,第一课时给学生充分的时间去阅读、讨论、表达,自由发言阶段学生的表现差强人意,可第二课时一切入到文本的观点的探讨,学生发言很少,似乎整体“失语”了。为什么学生“说不出”呢?回过头来想想,原因可能有这么几个:
   一是我太急了,问题切入的角度有点“超越”,使学生不知道怎么去组织语言,如:你怎么理解“木叶”的两个艺术特征?这种问法缺少一个基础,即对本文的理解过程,直接跳到学生自己怎么看待,无疑加大了思考的难度。换种说法会好的多,如“作者是怎么阐述这两个艺术特征的?” 然后再问学生自己的看法;
   二是文艺评论本身也有难度,理论性强,有些概念超出了学生的理解,如“审美”、“暗示性”等;   
   三是学生的生活积淀少,也缺少“咬文嚼字”的习惯性敏感,读完了全文以后有很多地方不能理解,或者理解了字面意思,却无法有具体的感知。
   在课文讲解的过程中,有个个插曲值得一记:
   一是有个学生对“皎皎云间月,灼灼叶中华”的理解颇为深刻,只是“华”读错了,也理解的不准确,下了课专门找到我讨论,他觉得理解为“华”比理解为“花”更好,心理感受上我认同的他的观点,但理解上的错误我必须给他指出来。
   二是对“寒风扫高木”这句话对作者观点的思辨,文章作者林庚认为:“这里用‘高树’是不是可以呢?当然也可以。”有两个学生认为作者观点和自己的观点是矛盾的,从意境塑造的角度说,“高树”不如“高木”——“高木”更凄凉,显得更“空”,叶子落得更彻底。我点评学生的观点是:非常精彩,我也同意这个同学的观点,这很可能是作者的“笔误”,下意识地加了一句“当然也可以”。
   三是让学生针对“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写一点赏析文字,学生不知从何处着手,这让我认识到学生尚缺少必要的训练和鉴赏诗词的一般思路。
   这堂课的遗憾是学生准备的还可以,预想的是课堂上会有很多观点的交锋,事实上却是“说不出”。在整个课堂最关键的部分成了我的“一言堂”。应引以为戒。
   讲课者曰:问题的设问就是在引导学生阅读且启发学生思考,这本身就是一种艺术,不仅需要勤奋,还需要悟性。

关于教案书写的一点思考

               


                关于教案书写的一点思考


                                             徐广舟


    我厌倦了书写教案,不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写,而是因为教案和课堂的脱节让我有种做无用功的不快。
   
今天晚自习用了两节课(100分钟)算是把《滕王阁序》第三课时的教学内容,以及板书设计、课堂小结、课堂练习、预习提纲等内容写完了,写完以后,一股倦意慢慢在心里扩散。于是,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何书写教案才能写以致用?
   想到诸多同行的告诫:写教案就是为了应付检查,没什么用。虽然我没有进行问卷调查,不过,就我身边的同行了解的情况,抱着应付差事写教案的绝不在少数,包括我自己。
如果一两个人如此想,应该是人的问题,如果成为普遍的心态,我觉得这很可能是“标准”有问题。 
    我现在还不清楚,所谓的“教案十有”究竟是学校教研室的规定,还是上级有关部门的规定,不管怎样,教案的撰写有改革的必要。
    当然,有一点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不能使教案写用合一的原因很可能原因出自教师,或兼有标准的不合理。我并非有反骨——通过怀疑“标准”来说明自己的有高见。如果每个老师都能够发挥主观能动性,使教案写以致用——这当然是理想的状态,那么我就没有写这篇文章的必要了。就我的切身体验而言,我觉得“教案标准”似乎应该更灵活些,比如说根据教龄(三年、六年、十年及以上)等来灵活要求。
   “教案十有”标准的不科学性主要有规定过于死板、个别要求过于简单。举例而言,1.死板:“十有”中教学目标、教学重点、教学难点都是分开写的,可是教学实践证明很多情况下,不需要从目标中找出重点难点(如古典诗词),有的时候重点难点是分不太清的(如小说单元中人物形象分析),但如果合在一起写,“十有”就成了“八九”了;
2.过于简单:教案书写的“十有”标准有一项是“课堂练习 ”,如果是数理化,有这一项当然可以,可是语文、历史、政治等科目,如果每堂课都要求有这么一个环节,很可能会割裂课堂的完整性和课堂生成,因为相对于理科,文科的科目偶发性的思辨出现得更多。
    提出问题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解决问题。我觉得如果让教案的撰写更加“个性化”,1.突出学科特点,应该由各教研组的老师共同探究,以“学以致用”为目标广泛开展讨论,根据学科特点和课程标准共同制定一个有本学科特点的教案书写模板;
2.突出教龄层级特点:由教研室根据不同教龄的教师来制定不同的检查和量化方案;3.突出教研意识:引导启发年轻教师把课堂当成教研阵地,把思考的结果总结为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为中心的文本。
    总结一下,现在我的想法更明确了,如果作为一个小课题,题目就是“如何撰写教案才能写以致用?”
    写了这么多,回头看看才发现,有些地方考虑的并不成熟;
    总算写出来了,俗话说“有话就说…..”,后面一句我省略了,一方面即使是自谦我也不能这么说自己;另一方面,作为文化人,咱不能说粗话。
   不管怎样,我现在心里舒坦了…… 


    (2013年9月23日  于鄯善县第二中学教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