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写过的最美的一首诗

      
                    
                     徐广舟
               
       看到你,我的世界点起一盏奇异的明灯
         你是我写过的最美的一首诗

         当我看到你对我笑,哪怕不自觉地笑
         我的肩膀也会耸动着担当的豪情
         生活和世界显得并不那么沉重
         我爱写诗,你的笑是对我写诗最好的奖赏
         不,你的笑是诗本身,是我写过的最美的一首诗

         当我把你从医院转回家,哪怕如履薄冰
         我的心里也会涌动着奋斗的激情
         我似乎能转动着整个世界,如烹小鲜
         我爱写诗,你安宁的呼吸是对我写诗最好的奖赏
         不,你安宁的呼吸是诗本身,是我写过最美的一首诗

         当我夜半睁着红肿的眼睛为你换尿布,哪怕仍旧笨拙得可笑
         我的手掌也会显示溪水般的温柔
         我似乎能使劲托起一片羽毛,举轻若重
         我爱写诗,你停止啼哭是对我写诗最好的奖赏
         不,你停止啼哭是诗本身,是我写过最美的一首诗

         当我听到你坠地时呱呱的呐喊,哪怕还缺少厚重的力量
         我的耳朵也荡漾着泉水丁冬,如听仙乐
         我似乎能用耳朵剥离出一切噪音,耳听尔啼
         我爱写诗,你呱呱坠地是对我写诗最好的奖赏
         不,你呱呱坠地是诗本身,是我写过最美的一首诗

         你是我写过的最美的一首诗
         看到你,我的世界点起一盏奇异的明灯
        (2015年3月16日夜   草于暂寄斋)  

《庖丁解牛》的多重解读

              《庖丁解牛》的多重解读
                               
                                 徐广舟
      《庖丁解牛》文短义丰,具有多重的解读性,选自庄子的《养生主》第二部分。《养生主》共有四部分,主题是讲养生之道,庄子所谓“养生”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用意义不同,而是更加注重“养精神”。《庖丁解牛》尾段“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那么,如何理解此处的“得养生焉”?再者,《庖丁解牛》除了“养生”之外,有没有更具有普遍意义的内蕴?本文以抓关键词的方法,先从养生的角度揣摩文本奥义;并推而广之,从人生、哲学的角度对文本进一步生发。

    一、从养生(养精神)看《庖丁解牛》 

    这个解读角度关键词有“依乎天理,因其固然”“以无厚入有间”“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等。
    首先,文本中“天理”是指牛体的天然纹理,“固然”是指的自然结构。这两个词看起来似乎是同义反复,或者是同一事物的不同说法,而推广到养生(养精神)的层面,则有明显的侧重点:“天理”是抽象的,“固然”是具体的。在庄子所生活的社会动荡的年代,要保全生命,必须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作支撑,同时遵循人类社会运行的“天理”,即客观规律。简而言之,葆养精神要洞悉人类社会治世和乱世交替出现的现象,同时认识到精神(表现为文化)具有一定的独立性,甚至,精神和社会现状呈现一种负相关关系,例如,春秋战国,社会动乱,诸子百家,文化繁荣。“固然”是指运用的层面,这就具体到社会生活,人际关系等内容,人员流动,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这是人的本性,在充分认识这一点的基础上,一个精神高远的人才能够获得一种不凌空虚蹈的超脱,一种看淡名利的练达,一种不执拗于是非的超然,一种平和面对善恶的悲悯。
    其次,“以无厚入有间”,精神上超脱的庄子,并非没有痛苦,有人说,庄子的眼是冷的,心是热的,我对此说深以为然,要补充的是庄子的痛苦表现为梦蝶的迷惘。但是,因为已经超脱,才能是精神之“无厚”入社会之“有间”,从而在一个动乱频仍的年代痛并快乐着,同时达到“养生”的目的。
    最后,“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纷繁复杂的社会,“目视”未必真,我们需要倾听内在的声音,来达到“以神遇”的境界,一个有情怀和胸襟的人,不会囿于具体的是非善恶,而是秉着赤子之心在紊乱的生活中深窥浅行,得以养生。

    二、庖丁解牛三阶段和佛家人生三境界 

    庖丁解牛的技术由低到高分三个阶段,即“所见无非牛者”“目无全牛”“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由此,我联想到的佛家的人生三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而且我还发现,庖丁解牛技术的三个阶段和佛家的人生三境界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且比附起来,还可以一一对应。
    首先,“所见无非牛者”,“无非”双重否定表肯定,肯定的表达是“所见是牛”或者说“看牛是牛”,这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人生境界是一致的,即所见之物就是事物本身。
    其次,“目无全牛”,褒义词,意思是眼中没有完整的牛,只有牛的筋骨结构,形容技艺已经到达非常纯熟的地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人生第二境界关注的不再是山水的全貌,而是一石一木,一朵涟漪,寄托襟怀。
    最后,“以神遇而不以目视”,解牛不再是一种谋生手段,而是人生价值的体现,技术隐去,解牛过程“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成为一种享受;“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河水,不过,人已经变了,不再囿于一石一木,一朵涟漪,而是物我合一,物我两忘。
    说到这里,比附文字该了了,不过,我还有要说的话,因为更多的时候,我体会的佛家的人生三境界是这样一种理想化的状态:第一境界是人的童年,纯真无邪,“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境界是人的青少年直至中年,这个年龄阶段的人由于自身和外界的诸种因素的作用,眼中的世界充满着芜杂,矛盾丛生,“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境界是人的老年,人事纷扰已经云淡风轻,委屈落寞已经过眼云烟,“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

     三、《庖丁解牛》中“道”与“技”

    “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这句话直译为“所爱好的是道,已经超过技术了”。仔细一想,我对这句话还有疑问:何谓“道”,“技”又为何物?似乎并不明晰,当然可以用老子“道可道,非常道”来为自己懒于动脑辩护,只不过,我还有更多的畅想需要表达。
     《易经·系辞》有言: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我把这句话中的“形”理解为“客观事物”,这句话就可理解为,从客观事物中抽象出的规律就叫做“道”,“道”作用于客观事物所依赖之物就是“器”。进而言之,道就是规律,器就是技术和手段。由此推想“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这句话,我便明白,“进乎”并不表明庖丁解牛仅仅依靠道,而且“道”要靠“技”来体现。还可以用一段史实来印证这个解释,有人说洋务运动局限于“器物层面”,也就是技术层面;该运动的失败是没有引进制度层面的东西,用时髦的话来讲,就是缺少“顶层设计”。
    做个小结,道和技不是截然分割的,而是一体两面,互相依存,“好道进乎技”强调的是有更高的追求,而不是不追求技。 

  
          (2014.4.2  草于县二中教职工宿舍404室)

做了一个梦



做了一个梦


                                          徐广舟


我看到一个老头,六七十岁模样,不知为何,我觉得他是庄子,一问还真是。

    “嗨!老头,你好!” 我上前打招呼,“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老小孩,一大把年纪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庄子摸摸我的额头,慢悠悠地问:“你不发烧吧?”

    “不发烧,体温正常,头脑清醒。” 我一本正经地说。

 

    庄:认真反思,一天三次。

    我:这是《论语》上的话,而且你还给改了。你那个年代,《论语》还没出生呢,别糊弄我。

 

    庄:好吧。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我:少来。这话不是你说的,剽窃别人的话,小心孟轲那老头找你打架。

 

    庄:好吧。上善若水,道法自然。

    我:这话是老子说的。也不是你的。

    庄:年轻人,要谦虚,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吗?再说了,你怎么能在我面前自称“老子”呢?

    我:你误会了。“老子”不是我,是我们后人对李大耳的尊称。

 

    庄:好吧。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行了吧?

    我:哈哈!这是释迦摩尼老头的,你怎么不脸红呢?

    庄:我的脸一直红扑扑的,红了你也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好烦呢,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想怎样?

 

    我:我想听真话。你能说你自己的东东吗?

    庄:我儿子东东啊,根本就没出生。你是怎么知道的?算了,不提了,怪伤心的。那你就记住三个字——逍遥游。

    我:你应该这样,伸出三个指头,不是四个。这三个字什么意思?

    庄:哎!你装了一肚子糟粕,难怪你理解不了。再有,“逍遥游”三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样吧,我来问,你来答。你叫什么名字?

    我:徐广舟。

    庄:徐者,缓也,须有耐心,切忌急躁;广者,博也,不困于情,不囿于事;做到这两点,自可“心若不系之舟”。这就是——逍遥游。

 

    我:咦?老头,你咋换风格了?你不是喜欢讲故事吗?你咋……

    庄:哈哈!其理虽一,传播之道,须因人而异。你呆气太重,故事讲深了,怕你听不懂。

    我:好吧。老头,我现在是在梦里给你说话,你看天快亮了,我就要醒了。拜拜!

    庄:你应该先跟我说“三克油”,再说“拜拜”,当然,顺便说声“狗头猫拧”,我会很欣慰。

    我:三克油我要麻汁,我要醒了。拜拜!

    庄:等等。还有一句忠告,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对,不是这句,要“认真入户交友,走好群众路线”。

    我:……

   

    然后,我吓醒了,不对,累醒了。

    “起床!”我对自己说。

 

   2014.3.29 早晨,于鄯善二中教职工宿舍404室)



   

一条鲤鱼误入池塘

                           一条鲤鱼误入池塘
                                                徐广舟

                                    1
      
    一条鲤鱼,怀着成龙的梦想,逆流而上,游了很远很远,很久很久,却误入一个池塘;
    在它的生活哲学里,
勇于追求梦想和遇而安地生活是相反相成的心理底色;
    它想在池塘里好好成长,很密的水草包围着它,缠绕着它;
    虽然池塘并不再是净水,它依然乐观地透过水面仰望云白天蓝,寻摸着鹰隼飞行的轨迹,难眠的夜晚,仰望着星空;
    
它吐着孤独而自由的水泡给自己加油,把生活的无聊、世俗的偏见抛在脑后,它知道世俗的标准和心灵的标准很难调和,习惯了向内探索;
    它深深地知道:梦想的方向才是自己游动的方向。
 
                                    2 

    一条鲤鱼误入池塘,但在甘于平庸和用心生活之间,它依然有选择的自由,可控性依然在自己手中;
    它的内心在扩张,肚量在增大,当然,它认识到自己心胸还不够博大,因为小泥鳅的调侃和小鲫鱼的攀比很容易让它不快,原因除了它的清高当然主要还是它不够优秀,如果足够,就会有副产品产生:这些小伙伴们只会仰望它;
    它知道一条鲤鱼不可能两次游入同一个池塘,因此很珍惜每天的生活;
    生活无法重来,一条鲤鱼在池塘里获得了自在。
                                    
                                   3

    一条鲤鱼误入池塘,它承受过各种考验,它曾经从几近干涸的平原水沟游过,它曾经从极寒的冰层下游过,它曾经从极度缺水的沙漠中游过,它,还惧怕什么?
    它在池塘中获得了自在,因为它知道生活无法重来;
    如果必要,它会从池塘中跃出,游入更阔达的水域,那么,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暴风雨越猛烈,它跃出池塘的胜算就越大,灾难会使它更加出众。
                                    
                                 4

    一条鲤鱼误入池塘,生活无法重来,它获得了自在。

          (2014年2月19日夜  于鄯善县第二中学教职工宿舍404室)




    

相遇在最美的年华里 (配乐诗)

 


 


相遇在最美的年华里 (配乐诗)


                     


 


                         徐广舟


 


 


    今天上午让高二四班学生做了会考模拟卷(一),我自己也做了一遍,有点累。中午睡了个天昏地暗的午觉(约两个小时)。睡醒后,一个旋律一直在耳边徘徊,挥之不去;狠狠地洗了一阵衣服,情绪暂且平复。回到办公室,想开始批改试卷,无奈,那个旋律又飘上心头。故作此配乐诗《相遇在最美的年华里》。这首诗中女搭档朗诵的内容大部分句子引用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
           
女: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刻?
男:如何让我遇上你,在最美的年华里?

女:为这一刻的相遇,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男:五百年的风风雨雨,五百年的炼情与回眸。

女: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男:实现那望眼欲穿的祈盼。

女: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男:今生我不再是一个过客,永驻你的前世今生。

女: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男:朵朵都带着前世的芳香,我在树下等你为我怒放。

女: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男:我听到风,我听到雨,我听到你心房里悦耳的风铃。

女: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男:在前世留下永远的心痛。

女: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不是花瓣,是我已凋零的心;
男:五百年前我太过年轻,今生相遇,怎舍得再次错过? 

女:佛曾说,五百年的苦苦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
男:诗人说,把上帝变成一个人、人变成上帝,这就是爱。

女:爱不是花开不败,也不是水过无痕;
男:爱是不变的承诺,永世不忘的守候。

女:我的爱是花瓣上的露珠,如我无来由的眼泪;
男:我的爱是春天里的暖风,辨出你纷乱的心音。

女:今生让你遇上我,(男和)遇上你。
男:今生让我遇上你,(女和)遇上我。
合:在最美的年华里。
在最美的年华里,遇上你!


(2013年12月14日  于鄯善第二中学党建办)


附:
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容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1980.10.4


 


 


 



学生在成就我——从一个早读细节说起

           


             


            学 生 在 成 就 我


        


          ——从一个早读细节说起


 


                 徐广舟


 


    最近一段时间要进行选修课的学习,要求学生背诵的东西少,我想利用早读给他们介绍一些经典,摘抄其中的部分片段,这一教学行为等我考虑成熟了另写一篇文章专门探讨。昨天早读,我像往常一样拿着《大学》向高二四班走去,还没走进教室,就听到高二四班的学生在读必修1需要背诵的课文,我有点奇怪,我没有安排呀?一问课代表才知道,因为选修教材《语言文字应用》适合朗读的材料并不多,他们就利用早读的时间重温必修教材中需要背诵的东西。课代表问我:“老师,你先抄,等你抄完了,我们再抄,你再讲。行不行?”我笑着点点头。这虽然是个很小的细节,但在我看来,这就是主动学习啊。
   早读一共30分钟,学生在齐声读书,我在黑板上抄《大学·释“格物致知”》,我心里暖暖的。原来我抄的时候没考虑学生在本子上写字肯定比我在黑板上写得快,再加上我是一笔一画地抄写,学生只能静静地看,会有一些时间浪费。现在他们朗声地读书,我安静的抄写。等我抄完了,学生停止读书,安静地抄。等他们抄完了,我开始讲解大意。
   顺便说一下,我之所以要一笔一画地抄写,一是出于写字的习惯,二是从学生平时的作业中我发现有十多个孩子书写很潦草,让他们买了字帖练了一段时间还是见效不大,我要求他们写慢一点,他们说作业太多,写慢有些难。我在黑板上书写,是想给他们一个示范,告诉他们,字写慢一点,会好看很多。
   中途接高二四班以来,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很多观念正在被修正,我得承认学生的优秀在激发我变得更优秀、更严谨、更加注重学习。这个班里的孩子整体上都有很旺盛的求知欲,每个人个性又绝不雷同:有的反应快,有的考虑全面,有的发散思维强,有的注重知识的前后联系,等等,不一而足。孟子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这句话用来说明我此时的感受再恰当不过。我深深的感觉到,并非我单向地去成就学生,学生也在成就我。
   面对一帮知识储备相对较多的孩子,如果备不好课,我都不好意思走进教室。我很期待他们能够在课堂上对我进行质疑,激发我的教育机智,我思考的重心不再是如何传授知识,而是如何让更多的学生参与思维训练,如何引导他们进行有价值的思辨及如何理解或者矫正他们的观点。这个班的孩子智商都比较高,他们能从细微处和宏观上对我的讲解进行思辨:字的读音,重点字词的意思,引用材料确切与否,讲解的设计及思路等。他们的存在就是我专业成长的助推器。
   我曾经以为如果学生学不好肯定是我的教学能力不行,现在,这个观念已经得到了修正,我认识到很多时候,仅仅反躬自省对教学活动而言是不够的,优秀的学生不需要老师讲解多少,他们会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反作用于老师,使老师不敢倦怠和松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学相长。
   语文蜘蛛曰:学生是教师专业成长重要的资源,为师之道,须在观念上修正自己,积极关注学生的精神成长,在细微处引导学生自我完善。


 


 

说不出的《说“木叶”》

            说不出的《说“木叶”》                               徐广舟   记得去年在讲到《说“木叶”》这一课时,我用了多媒体,学生看图片也很投入,做课堂小结的时候,随机找了几个学生概括一下作者的观点,学生竟然说不出来,我把这种学习结果叫做“不入心”。
   今天又讲到这一课,用了两个课时,第一课时给学生充分的时间去阅读、讨论、表达,自由发言阶段学生的表现差强人意,可第二课时一切入到文本的观点的探讨,学生发言很少,似乎整体“失语”了。为什么学生“说不出”呢?回过头来想想,原因可能有这么几个:
   一是我太急了,问题切入的角度有点“超越”,使学生不知道怎么去组织语言,如:你怎么理解“木叶”的两个艺术特征?这种问法缺少一个基础,即对本文的理解过程,直接跳到学生自己怎么看待,无疑加大了思考的难度。换种说法会好的多,如“作者是怎么阐述这两个艺术特征的?” 然后再问学生自己的看法;
   二是文艺评论本身也有难度,理论性强,有些概念超出了学生的理解,如“审美”、“暗示性”等;   
   三是学生的生活积淀少,也缺少“咬文嚼字”的习惯性敏感,读完了全文以后有很多地方不能理解,或者理解了字面意思,却无法有具体的感知。
   在课文讲解的过程中,有个个插曲值得一记:
   一是有个学生对“皎皎云间月,灼灼叶中华”的理解颇为深刻,只是“华”读错了,也理解的不准确,下了课专门找到我讨论,他觉得理解为“华”比理解为“花”更好,心理感受上我认同的他的观点,但理解上的错误我必须给他指出来。
   二是对“寒风扫高木”这句话对作者观点的思辨,文章作者林庚认为:“这里用‘高树’是不是可以呢?当然也可以。”有两个学生认为作者观点和自己的观点是矛盾的,从意境塑造的角度说,“高树”不如“高木”——“高木”更凄凉,显得更“空”,叶子落得更彻底。我点评学生的观点是:非常精彩,我也同意这个同学的观点,这很可能是作者的“笔误”,下意识地加了一句“当然也可以”。
   三是让学生针对“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写一点赏析文字,学生不知从何处着手,这让我认识到学生尚缺少必要的训练和鉴赏诗词的一般思路。
   这堂课的遗憾是学生准备的还可以,预想的是课堂上会有很多观点的交锋,事实上却是“说不出”。在整个课堂最关键的部分成了我的“一言堂”。应引以为戒。
   讲课者曰:问题的设问就是在引导学生阅读且启发学生思考,这本身就是一种艺术,不仅需要勤奋,还需要悟性。

《小溪的情书》赏析

小溪的情书


多少年只写了一行
弯弯曲曲寄向海洋


   赏析:这是王竞成的一首小诗,一首好诗,而好诗并不需要点评,只需要用一颗心来碰撞一颗心,之所以把我的想法写出来,只能是借别人的文字,书写自己的情怀。


    首先,题目很小巧,赋予小溪以人情。“小溪”给人以美感,清澈,舒缓,温婉;“情书”贵在一个“情”字,情为何物?向来悲情最易动人,元好问的《点绛唇》就是明证;而此诗不同,如一片冰心存于方寸。


   其次,内容和情感,一行情书,寄向海洋,小与大,近与远,短暂与永恒,融为一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多少年”,骤增悲壮,痛并快乐着;“弯弯曲曲”,愿景难料,路途艰难,千里之行,志在辽远。


   再次,艺术手法,出语平中见险,常中见奇,拟人比喻,让人眼睛一亮。


   最后,诗贵蕴藉,情为点,人生为线,时空为面,象征生发,别有洞天。


   总之,此诗语言与意境俱佳,清丽中见真切,单纯中孕执着,情染于泥岸不改其质,人生浊世不污其洁。

《论语》是座山,我观其一角

      
    孔子是个好老师,因此,他收了很多弟子。
?孔子给弟子们上课要说很多话。有心的弟子把老师说过的话及自己根据老师的思想说的话记下来,成了一本书,叫《论语》。《论语》的产生很有人情味。
?孔子活得并不精彩,整日忙碌,像个卖菜的叫卖自己的想法,理会的人并不多。成为圣人也是后来的事情。孔子之所以成为圣人,是因为他的思想契合了历史的发展的需要,或者说后来的人发现了孔子的利用价值,特别是对老百姓进行思想控制,很管用,尽管孔子的本意未必如此。老百姓大多是老实人,老实人习惯于被人牵着鼻子走,对待权威缺少审视和思考的勇气。就这样《论语》被奉为了经典,人情味渐渐消失,他变成了冷冰冰的东西,让人敬畏而无法接近。
?胡适先生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种诗意的表述背后究竟有多少铁和血,有多少被遮蔽的真实,后人无法详知。《论语》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就像小姑娘手中玩弄的气球,不断地被摁进水里,不断地浮起。在《论语》断断续续浮出水面的时候毕竟有一些精彩的瞬间,比如,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比如,半部论语治天下;比如,帝王之师。等等。如果孔子地下有知,这些词汇应该让他倍感欣慰。
?孔子这种欣慰在历史这个小姑娘耍小性子时变成了尴尬。
?公元1915-1919年,文化“黑旋风”手持民主和科学两把板斧向孔子叫板:“拿命来!”来势汹汹,孔子被打到了,孔家店被掀翻了。尴尬是孔子的,但孔子没有错,文化“黑旋风”也没有错,这是时间老人对孔子的又一次黑色幽默。
?时间老人是温和的,许多曾经一度走红的东西被他笑一笑抛在了脑后,淘尽了千古风流,但经典毕竟是经典,时间越长越凸显其魅力。《论语》是经典之一,其地位无可取代,其影响还将流传,但这和是否应该大批量生产其研究机构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论语》是座山,我站在山脚下,盯着山的一角出神,因为山正在变红,热气逼人。
?中国有建一百所孔子大学的决心,这是好事么?
?历史告诉我们,中国人是喜欢矫枉过正的。比如焚书坑儒,比如清代文字狱,比如文化大革命。可见矫枉是应该的,过正并不合适。我们要记住两个成语,一个是过犹不及,另一个是适可而止。
?真正的圣人总有一种无奈,他们创造了经典,但无法保证经典一定会对人有益。人们总是很近视地根据自己即时的需要曲解着经典,弱智或功利心导致的悲喜剧总是交替上演。
?《论语》已经潜移默化于人们的性情、习惯、为人处世中了。即使没有孔子大学,《论语》的影响也会代代传承下去。再说,《论语》不应该仅仅成为象牙塔主人们谋生的手段。
?另一方面,《论语》需要被重新发掘但不能过热。
?儒学之所以流传了几千年,不仅因为封建统治的推崇,还因为它与中国自给自足的小农意识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如果仅把儒学作为民族精神,就会丧失奋发向上和改革开放的原动力。
?儒学的肌体中需要注入强悍的血液。姜戎先生在《狼图腾》中说的好:“狼图腾的精神……更具有天然的延续性和生命力。儒家思想体系中,比如三纲五常那些纲领部分早已过时腐朽……如果中国人能在中国民族精神中剜去儒家的腐朽成分,再在这个精神空虚的树洞里,移植进去一棵狼图腾的精神树苗,让它与儒家的和平主义、重视教育和读书功夫等传统相结合。重塑国民性格,那中国就有希望了。”这种说法(——用“狼文化”来改造儒学)是否必由之路有待探讨,但它提醒我们文化具有保守性,异质文化的介入是必要的也是应该的。
?最后,祝愿研究《论语》的象牙塔主人们能让它与时俱进,而不是造就很多的子路,因为正衣冠而贻误战机;樊将军说的好:“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

在感觉中寻找生命的绿洲——给一个喜欢沉思的朋友

6月19日参加一次用人单位的考试,试题有点怪,看似简单却暗藏玄机,我平时做一套完整的卷子大概需要120-130分钟,但这套卷子做完后离交卷时间不足5分钟。俗话说“出水才看两腿泥”,一点不错。这套试卷我感觉最不容易的还是作文,话题是“感觉就是品质”。给出的材料,有一则是说同样一件衣服,标价100元和标价500元,你买回来穿在身上感觉就是不一样,由此,得出一个结论“感觉就是品质”。很显然,这个话题的“命题”是需要讨论的。但,处在考试的环境中,我必须按照这个意思行文。凭记忆,我把我所写的整理下来。我的文章如下。


朋友:


    你常感叹社会太浮躁,静心很难;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感叹世人拜金,真情难觅……你知道么,如果你能转变审视世界的视角,你会发现你的这些真切的感觉多么有价值,你正面对着怎样的宝藏。可是,就在不久前,你给我发电子邮件的时候还说自己正在埋首写“沉思录”。可见,你还不明白“感觉就是品质”的道理。


    为了逃避现实的苦楚,你躲进了书斋,勉力书写书斋之见。这是对世界的极大的误解,你的沉思也会因为缺少持续的感觉的滋养失去直面现实的品质。不管如何,我还要旧话重提,玄想式的文字并不受欢迎,尽管我对“跟着感觉走”的说法持保留态度,但感觉确实能显示品质。准确地捕捉生命的律动,在感觉中寻找生命的绿洲,我们才能更加彰显生命的品质。


    朋友,为了说清楚问题,我不得不宕开一笔,来谈谈我是怎样获得这个概念的。我现在正在参加用人单位组织的考试,作文话题就是“感觉就是品质”,为了留下更多的时间来给你写信,作文材料我就不说了。我只给你说我获得这种观念时的感觉。是的,感觉,我曾经像你一样对这个词充满了误会,认为感觉是最低级的意识,靠不住。而现在,我认识到,最靠不住的是离开了真实感觉的沉思。


    你知道吗?在空中楼阁之中悬挂自己的玄想是多么危险,日子一天天如水般流逝,而你,朋友,你还缩在小小的自我中自怜。走出来吧,你看外面依旧云白天蓝,人世的悲欢永远无法左右月亮的阴晴圆缺,永远无法扭转太阳的东升西落。这种感觉是真实的,可以表达我的感悟,更重的是我描述的是大自然的品质。


    我现在多么希望时间能够暂停,因为我担心铃响之前我能否写完这篇文章;我现在多么希望时间飞速向前,因为我做卷子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有点累。你瞧,我的感觉多么矛盾。我的心是急切的又是坦然的,在坦然和急切的矛盾状态中,我给你写信,我书写我的真实感觉,我向用人单位展示我的文笔和心理品质。


    你看,一不小心,这一笔“宕”了这么久,在给你写信的时候,我总是不自觉地来谈我自己。这一点倒和你有点像。还是说说你吧。


    你说你的沉思是建立在痛苦之上的,这很好,河蚌分泌珍珠需要痛苦的酝酿过程,你的书写一定程度上是深刻的。之所以说“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你自觉地置身于社会之外。你知道这多么危险,人是社会的动物,你也不能完全远离尘嚣。我期待你能写出更加超脱的文字,而不是在怨天尤人中浪费生命,浪费你的脑细胞。我们应该在真实的感觉中去寻找生命的绿洲。


    还有一点,生命的感觉是苦乐相伴的,快乐是对痛苦的超越,比如,爬山的过程是苦的,而置身峰顶俯视山下的人们,更深一点,俯视人世的悲欢又是乐的。能否超越痛苦的感觉,显示的是生命的质地,生命的品质。


   我相信凭你的解悟能力,你一定能在痛苦的感觉中找到人生价值的基点,找到生命的绿洲,展示你最本真的、最具生命力的品质。


   朋友,走出书斋,到社会和自然中去积累丰富的感觉吧,因为感觉就是品质。相信有一天你会书写更加深刻的生命“沉思录”。


    寥寥数语,言未尽意   祝好!


                                           你的朋友:XXX


                                            X年X月X日